您的位置:主页 > 大事爱看 >基督武士的足迹─日本领主高山右近的故事 >

基督武士的足迹─日本领主高山右近的故事

2020-06-28作者: 386次阅读

◎饶以德(台湾信义会信义堂会友)

在这个晚现代社会,要争一口气非常不容易,特别是对于立志效法基督的人而言,既要攻克名利竞争的诱惑,又要抵抗与信仰相冲突的大环境浪潮。四百年前的圣徒,面对的又是怎样一幅画面呢?在嘈杂热闹的日本关西,彷彿还能寻索到那幽微的步履,一双曾立志追随基督的脚蹤─高山右近的足迹。

年轻领主捲入战国风云
高山右近(1552-1615)是日本战国时期的一个领主,他与父亲都是十分虔诚的基督徒,他关爱百姓、热心布教的形象深植人心,今日的大阪天主教会仍将他视为重要的代表人物。在大阪的圣马利亚大教堂(又称玉造教会)广场前立有两尊石像,标誌着上帝与日本历史的联结,其中一位是细川葛罗莎(细川ガラシア,注1) ,另外一位就是高山右近。

矗立在现代风格的大教堂前方,两位古代圣徒想必为日本信徒带来特别的亲切感。然而高山右近不只是冰冷地站在教堂门前,他还走进了今日的教会生活─就在教会附设的贩卖部,修女热情地邀约我们一家,参加礼拜日下午的纪念弥撒,纪念这位高山右近。

于是我们礼拜日的行程,成了彻头彻尾的追星之旅,早上前往右近的领地高槻,下午则赶回大阪体验这特别的弥撒。

高槻位于大阪北方,介于大阪与京都两个重要城市之间。虽然不是很大的地方,但是从它的地理位置不难嗅出高槻在战乱之世的重要性,这也为高山右近带来平步青云的契机。高山右近的父亲在皈信上帝之后,便将政事交给右近,因此右近年纪轻轻便料理领地大小事,并捲入风云莫测的战国政治。

勤政爱民 广传福音
走出车站不久,便能看到天主教高槻教会,这也是高山右近的纪念教会。主日早晨虽然飘着冬雨,但是教会院子里依然停满了车辆,对于如此荣景,我猜右近看到了也会带着满意的微笑。高山右近不只是将信仰带入领地,建立教会、神学院,更是亲身传递上帝的爱。

据说有百姓出殡的时候,高山右近会放下领主的尊贵身分,亲自为丧家扶棺,在一个阶级森严的封建社会,这不正是神爱世人最有力的写照吗?更难能可贵的是,作为一位领主,高山右近在传福音的事上热心但不逾矩。在战国时代,有些信徒仗着对真理的热忱,强制没收或毁坏寺庙的财产,然而右近却下令保护寺庙的财产,他知道怒气不能成就神的义,人心只能被基督亲自赢取。在高山父子长年的耕耘之下,根据1580年的调查,高槻约有一万四千名基督信徒,廿余座教堂。

除了勤政爱民的性格,高山右近也是个筑城的好手。在高山父子的建设之下,高槻成为一座坚城,可惜今日只剩下城迹公园以及历史资料馆,游人仅能在石块和模型之间凭弔往日的壮阔。然而厚实的城垛,并不能让高槻远离战国兵祸的威胁。

政治利害中听主指引
1578年,右近的主君荒木村重忽然反叛,村重的上司织田信长自是怒不可遏,立刻率领大军讨伐。右近陷入了一个困难抉择:老闆造反,大老闆率众兵前来,自己究竟该押哪一边?父亲选择对荒木忠诚,而妹妹、儿子都还在荒木家当人质;若是开战,信长必会对高槻大开杀戒…。

忠、孝、情、义,各样的伦理利害相互冲撞,每一个人都在等待这个年轻领主的最后决定,而这位年轻武士决定聆听上帝的旨意,他在教堂里迫切祈祷。最后右近决定开城,避免更多的流血与牺牲。

右近的「倒戈」让荒木一方失去战机,信长顺利平定乱事,不仅右近的家人平安无事,他还得到信长的赏识,获得加封,官运大开。但是对右近而言,这次的生死交关让他更深体会到信仰的重要,愿意更多倚靠主,而非人的想法与判断。

在信长死后,右近帮助丰臣秀吉击败政敌,在这乱世之中又一次向上爬升。右近的才能不仅止于战斗、筑城,他还是茶道大师千利休的弟子,为「利休七哲」之一。茶会是当时政治会谈、武士交际的重要场合,拥有茶道的技能与名声,无疑让右近的政治之路更加宽广。

透过茶道,右近结识了许多重要的武将、领主,但对右近而言,这些友人不是政治路上的人脉,而是他的福音对象。在他的影响之下,许多着名领主像是黑田官兵卫、蒲生氏乡纷纷受洗归入基督,更有许多武士因此改善对信仰的印象。

颠苦流离续播福音种子
返回车站的路上,终于看到了高槻旧天主教堂遗迹的纪念碑。日本的遗迹碑总是如此不起眼,却默默承载着沉重的历史故事。正当天主教在日本越发兴盛,右近等信奉基督的领主忙着帮秀吉与西方商人牵线时,政治风向突然大变。丰臣秀吉颁布了「伴天连追放令」,禁止西方传教士入日、禁止布教,日本进入禁教的时代。

再一次,众人都等着看右近的决定,他会不会像其他领主一样弃教呢?难道他会为了信仰捨弃家族、地位和财富吗?「我一点也不会感到后悔或可惜,我的信仰反而可以藉此表明,我长年希望能有份于主的受苦,如今终于有此机会,我打从心里感到开心。」这是右近的立场。

右近离开了当时的领地明石,但他也无法回到故领高槻,只能展开居无定所的漂泊之旅,接受友人的接济,同时也继续传递福音的种子。日本人是一个重视乡土、群体的民族,右近放下的,不仅是荣华、富贵、声望,更几乎是他身分认同的全部。然而,他不看那些撇下的东西,只注目他所选择跟随的主。

当德川幕府终结战国乱世之后,中央控制的力量越发沉重,禁教令的推行也更为彻底,日本几乎已无基督徒容身之处,右近等人只好搭上南行的船只,前往遥远的菲律宾。可能是经年累月的飘蕩,多年来的疲惫,终于在这个远离故乡的热带岛屿爆发,右近患上了热病,在抵达马尼拉四十天后即蒙主恩召。

据说当右近抵达马尼拉的时候,当地的官员、天主教徒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。坐在玉造教会的弥撒现场,我很惊讶在日本有那幺多天主教徒,前来纪念这位基督的武士。在众圣徒的温暖扶持之中,或许右近未曾感觉漂泊,他一直委身在基督的大家庭中。

右近的追放境遇,或许就像各样的殉道故事,是个壮烈且伟大的榜样,值得用雕像和弥撒加以表彰。但是这个榜样也可以很生活、很现代。在职场竞争中能否淡然处之?在利害冲突中能否尊主为大?在苦难流离中能否继续传递福音的种子?高山右近的足迹不停地挑战着我:是否愿意一同追随耶稣的脚步?(照片由作者提供)

(注1:细川葛罗莎是战国武将细川忠兴的夫人,具美貌之外也拥有渴慕真理的心,时常请传教士到家里讲道、讨论教理。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:

随机文章

热门文章